• 搜酷全球是集精彩创意、设计、发明的首席门户,展示创意并使其商品化。

热门词

当前位置: 主页 > 创意大伙说 > >

 扩充艺术赞助的愿景

  Illustration by O Hezin.

波希米亚艺术家贫困却志在追求创意表达的想法是穿插人类文明?史的修辞。艺术赞助的重要性经常被排除在主流文化论述外,但这却对数世纪以来的艺术发展及我们对文化的理解极为关键。最知名的艺术赞助应当来自文艺?兴时期的米第奇或斯福尔扎家族。的确,若缺这些恩人的?赠,许多大师之作甚至艺术运动都可能无法演化。如今,这种庇护关?在当代艺术领域持续地发展,古根海姆、洛克菲勒、鲁贝尔、乔志兵以及王薇等就如米第奇家族塑造着艺术?史的进程,而大众可在公共机构接触他们的私人收藏,实现了“迈阿密模式”的教育任务,以个人收藏带动艺术展览。

  二十一世纪的文化赞助是一个复杂的领域;沿着科技的迅速发展和全球化的动态,艺术的基础设施亦?合、适应。艺术家、收藏家、策展人等频繁在商业机构及非营利组织间转换。亚洲?的当代艺术赞助带着新意义,与这些复杂的网路交织在一起。如今,艺术家和赞助者的关?不仅是金钱上的交易,而囊括了概念发展、项目参与、私人以及公开收藏、为艺术提供国际平台等因素。这种网式对话既具有挑战性又极富意义,表现了深远的志向及为新一代艺术交流争取国际声音提供了可能性。

  这种关?的关键点是赞助人的意图。新兴的文化精英应该永远尊重艺术家的诚信。赞助者有能力利用人际网络和个人资源去推动艺术家的轨道。这绝不应该成为实现短期目标(例如成立精选展览)的道路;反而,赞助者有义务与艺术家成立长期关?,并贡献时间、想法、研究及其他有助于艺术家成功的无形价值。

  K11艺术基金在过去几年着眼艺术家的长期发展,支持了来自中国的新兴当代艺术家。中国最有前途的年轻艺术家之一程然,在2015年参加了一场集团展览;其后,他长达九小时的影像作品奇?寻踪(In Course of the Miraculous)在同年于第十四届伊斯坦堡双年展揭幕; 程然亦以此作品在纽约市的新博物馆(New Museum)获得驻地叁个月的机会。与此同时,张鼎在2015年创作的装置作品龙争虎斗(Enter the Dragon)是与伦敦当代艺术学院的重要合作项目。而K11与例如巴黎的蓬皮杜艺术中心和东京宫、伦敦的蛇形画廊等合作,定?“既远且近”(As Far As Near)系列,把中国艺术家寄托于国际舞台上。为了向大众宣传艺术教育,K11与纽约市的现代艺术博物馆合作,在中国举办了他们的第一组网络公开的摄影课程。艺术家和策展人的发展中一定具有与各方的连结和合作;这种成长,不仅体现在日渐成熟的创意,也体现在他们敢于尝试新媒体、新项目以及新理念的实践。

  然而,在这种合作体系之内,赞助者们须要保证艺术家的创作自由,不可限制他们的创作。在这方面,策展人的角色尤为重要,而这正是K11强烈支持的一点。策展人是知识文化批评的持有人,他们有能力去促成对话、辩论以及跨文化交流。他们是保证合作、达成展览的中立方,对艺术家的支持和引导极为重要。策展人立场独立,旨在扩充艺术理论;?管策展角色的性质饱受争议,我们在被资本主义垄断的艺术世界中,急需他们的存在。

  赞助者、艺术家、策展人的叁角关?可以产生、培养、培育千禧一代艺术家。这些艺术家追求的不仅是经济支持,还有艺术组织能提供的力度和广度。总括而言,艺术赞助并没有一条对或错的道路,它在我们这个艺术的生态系统中也没有一个?确的定义。然而,共同的热情令艺术爱好者合流。从这一点出发,我们可以建立一个具有前瞻性、启发性和挑战性的当代艺术模式,引发世界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