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酷全球是集精彩创意、设计、发明的首席门户,展示创意并使其商品化。

热门词

当前位置: 主页 > 创意大伙说 > >

 狙击烂水果,叩响抗生素替代大门

原标题:狙击烂水果,叩响抗生素替代大门

生活中,抗生素滥用的问题一直备受诟病。而业界,也始终在寻找能够替代抗生素的产品,其中抗菌肽是目前公认最具潜力的。抗菌肽是昆虫体内经诱导而产生的一类具有抗菌活性的碱性多肽物质,具有广谱抗菌活性,对细菌有很强的杀伤作用,尤其是其对某些耐药性病原菌的杀灭作用更引起了人们的重视。

然而,由于提取极为昂贵,大大限制了其在医药、农业、工业上的应用。“我们所做的,就是利用基因技术和发酵技术使抗菌肽的成本比直提模式或化学合成降低超过90%,从而将抗菌肽技术市场化应用变为可能。”4月3日,西安海斯波迪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李世喆告诉科技日报记者。

海归博士团队攻克抗菌肽难题

“将科研成果转化为实际产品从而造福社会,这就是我们创业的动力。”“90后”的李世喆是位海归博士,2015年从美国佛罗里达国际大学毕业后,投入到互联网创业大军中。

2017年,他辞职后,与几位海归博士一起,致力于抗菌肽的研发。事实上,抗菌肽并不是什么新鲜事物,早在1980年就已经由瑞典科学家发现。然而,近40年过去了,尽管科研人员发现,不同的抗菌肽可以有效地杀灭细菌、真菌、病毒,甚至癌细胞,近些年还发现对败血症有疗效。但很多人会说,如此好的东西为什么从没有听说过,也没有见过。

李世喆表示,抗菌肽广泛存在于自然界,人类、动物、植物的身上都有。但是从动物或植物身上直接提取是个极其低产且成本高昂的方法。通过技术进步,科研人员使用化学合成方式制造抗菌肽,其成本依旧居高不下,难以实现市场化应用。

成本高、提取比例少是横亘在抗菌肽市场化应用前的一座大山。李世喆举例说:“1吨的蜂蜜只能提取出不到1克的抗菌肽,成本之高可以想象,距离市场化还很远。

于是创业之初他们就把目标定在提高抗菌肽产量上。在他的团队中,负责核心技术的陈博士通过基因技术将抗菌肽基因移植进酵母菌中进行发酵生产。通过这种生物发酵法,针对真菌的抗菌肽产量可做到每升发酵液252毫克,远远超过目前葡萄牙科学家最新成果每升发酵液4毫克的产量。

“我们的核心技术与化学合成相比,将抗菌肽的成本降低了超过90%。”李世喆说。

立“军令状”赢得果农信任

创业的关键在于应用,用核心技术赢得市场的认可。

瓜果蔬菜是人们每天都要接触的,但如何保鲜是困扰人们的一个问题。有数据显示,中国每年水果发霉变质的总量超过3000万吨,相当于土耳其一年果蔬的总产量,占到中国每年总产量的20%。换一种说法就是,人们买到的水果中,五分之一的价格是因为霉变腐烂造成的损失折加的。

“抗菌肽在这方面大有可为,它能帮助水果蔬菜延长保鲜期,不出现霉变的情况。抗菌肽是干粉状,在使用时按照比例稀释到一定浓度就可以了。”李世喆说。

李世喆曾对陕西周至10万吨猕猴桃做过抗菌肽的喷洒实验。结果显示:3个月后,猕猴桃的腐变率由4.3%下降到0.48%,下降了近10倍。“通过实验,我们减少了4000斤猕猴桃的损失,按照一斤5块钱来算,喷洒了抗菌肽的猕猴桃,等于减少了2万元钱的损失。”他说。

然而,创业的过程并非一帆风顺。“实验一开始果农并不买账。水果一年只产一次,如果损失严重,一年的成果都没有了,人家为什么要信你呢?”李世喆说。后来,团队向果农保证,如果使用其抗菌肽造成比其他药物更严重的损失,团队为其赔偿相应金额,这才得到了配合。

解决资金问题将产品推向市场

同大多数创业者一样,做科研出身的李世喆创业时也遇到了各种各样的问题。“有了核心技术是一方面,但如何与市场衔接,则是另一层面的事情。”李世喆说。

确实,当几个年轻人聚在一起想把自己的核心技术孵化成产品,从而打出一片天下的时候,首先摆在他们眼前的问题就是资金。实验室的小型设备一套可能只要几十万元,而真正实现批量化生产使用的设备就是几百万上千万级别的了。

因此,通过股权融资获得初期的种子资金就是一个大问题。“2017年年中,我天天做的就是找钱,不断地接触国内风险投资机构。”李世喆说,2017年12月,中科院西安光机所投资机构中科创星对我们进行了首轮数百万元的风险投资,才将项目推入正轨。

好在困难都是暂时的。谈及抗菌肽应用前景,李世喆说:“抗菌肽不仅能够代替山梨酸钾、苯甲酸钠等这些常见的化学防腐剂,而且在未来还能代替抗生素,并能成为抗癌药物的原料。”

当前,国际上生产抗菌肽产品的企业屈指可数,国内更是寥寥无几,而真正实现抗真菌抗菌肽量产及市场化应用的案例又是难寻踪迹。在这方面,李世喆和他的团队是当之无愧的先行者。

“众所周知,抗生素长期使用容易产生耐药性,而抗菌肽不仅有着抗生素的功能,而且它没有产生自身耐药菌的可能性,所以,和抗生素相比抗菌肽的优势非常明显。”李世喆说。

下一篇:没有了